在老E未到這家公司的墨西哥廠區工作之前,並沒真正見識過所謂工會是什麼?當將進九年前老E從台灣公司到墨西哥場報到時,所迎接老E的竟是罷工,而理由竟是公司所提供的衛生紙太短,工人們在地區工會的煽動下罷工數小時。 而後有次因員工紅利發放過低而引起罷工,也造成停產三天,一般來說,地區工會控制著該地區所工廠的工會,亦即他們是工頭中的工頭,有好久的一段時間,老E所在的廠區,均由所謂CTM(墨西哥勞工會議)主導控管,好像表面上他們是為爭取員工權益,替勞工與公司協調,實際上就是跟公司要要油水,給點錢,不然鬧事,就像地痞流氓一樣,收點保護費,這一給一收也就有好一段時間算平穩無事,直到2007年初………


    話說老E公司的產業在墨西哥法律上應屬聯邦管轄,但是當時公司設廠時評估工作未做好,就勞工歸屬及工會事務方面隨便向地方勞工調節委員會登記了事,事隔多年,聯邦勞工協調委員會也未檢查到公司是否符合法規,在此時,工廠一位工會代表為爭取更大權力,亦即想跟地區CTM的頭頭分錢,竟到墨西哥市聯邦調解委員會登記並加入CROC(工農革命組織),對公司提出訴訟及要求公司跟CROC簽定集體合約,老E為此事也往來墨西哥市幾次,但是就是沒有妥協的時候,最後又罷工了兩天,並舉行員工公投,最後CROC大勝CTM取得工廠勞工主導權,我們不得不和CROC談判。 當初CTM就像地方小地痞,談判集體合約倒是隨便灑幾個錢便了事,而這個CROC卻是向有組織的智慧型犯罪集團,其集團內有專業律師、會計師等,常從法律觀點上讓公司有難以處事,當然其為工農朋友爭福利的背後,仍不脫其恐嚇勒索的本質,總是要公司付出比以往更多的金錢財能了事,其借法律而以為民服務為幌子來斂財,本質上這些上流流氓並不在乎基層員工,他們只是工具,這倒是讓老E眼界大開。


    漸漸著,我們也慢慢的尋找出和CROC相處之道,但其實雙方之間攻防是激烈的,由於老E的工作性質所致,老E必須經常性的和其保持聯繫,而其也有事沒事的扣老E,有回在和該工會頭子聊天時,老E對其狀似收保護費的行徑表示不滿,只見他悠然說道:「一般經營公司,一定會有勞工律師、會計師及公證律師等專業人員為公司提供服務,而在墨西哥,則增加工會,有組織的工會提供公司服務,照顧勞工,替公司疏通勞工問題,所以這是一種專業,那公司更應該支付像律師會計師一樣的公費,我們就像律師事務所一樣,為公司經營者所不能少。」 連搞工會也是一種專業?那是不是各種幫派犯罪集團也是一種專業?一般夜市小攤販所支付給地痞的保護費是不是也算支付專業人士的服務費?真匪夷所思,不勞而獲的專業?而老E還要和他們纏鬥,工會?明正言順的黑社會?老E不解。

創作者介紹

語 默 莫 語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