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墨西哥社會時事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近年台商幹部要外派或支援墨西哥廠或分公司,其幹部個人或家屬最擔心的莫過於墨西哥治安的惡化及風險高,更甚者其幹部在台灣已經謠傳外派來墨西哥是來送死者,語默認識一家公司的IT幹部就有未到墨西哥就發出電郵抗議者,彷彿該公司是要讓其到墨西哥當砲灰似的,滑了大笑話。但是說笑歸說笑,出門在外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讓歸心你的人擔心與傷心,語默一直對年輕人如此說。

 

     話說墨西哥近年來治安惡化的速度已經超過人們想像,就是那麼幾大幫派毒梟們製造些混亂,語默可要說說近來墨西哥橫行的幫派組織:今天先介紹近來最兇猛的 Los Zetas:

 1  

    Los Zetas: 這可是近年來崛起勢力武力強大,手段凶狠的組織,君不見來自墨國新聞老是有哪個地方又發生了些屠殺事件或是沒是砍幾顆人頭放在路上等就是該組織所為。 這個原墨西哥軍方特種部隊就在幾年之間憑藉腥風血雨讓人聞之喪膽。各位可問:為何軍方特種部隊會變成凶狠的毒梟組織?這批承受美國特種部隊訓練的精銳部隊原是要去剿毒梟Gulf組織,結過反被毒梟收買之後更另立門戶,自己開張了。該組織以武器裝備精良,火力強大,是一支有能力單獨跟軍方及特警發動正面戰的幫派組織。其幅員在幾年間廣闊甚至到達美國南部,算是軍方轉業成就極為特殊的特例。

   

    1997年,墨西哥軍隊的精英空降特種部隊集團(Group Aeromovil de FuerzasEspeciales - GAFES)的31名成員被Gulf毒梟幫的老大Osiel Cardenas Guillen僱用為保鑣及殺手,並開始工作。在原隊長別名“Z1” Arturo Guzman Decenas中尉在2002年被殺害及Gulf領導人Osiel逮捕後,Los Zetas抓住機會壯大自己而後自立門戶。在 Heriberto Lazcano,別名“El Lazca” (Z-3)的領導下,帶領約300名成員,建立自己獨立的毒品,武器和販賣人口通路。由於該組織的後勤運作系統複雜而幫助Zetas拓展勢力。據了解,其使用先進國家的武器和通訊技術,並採用類似軍事紀律,為規劃行動參謀和蒐集情報。

 

8  

7  

 

 


6  

5  

 4  

 

  近年來,los Zetas在一連串半獨立的行動中,其勢力範圍從美國德州南部倒瓜地馬拉,遽聞其和薩爾瓦多的Mara Sratrcha 13及哥倫比亞的毒梟組織也有密切往來,在墨西哥尤其從Nuevo LaredoMoterrey一帶,更是遭到極點,君不見極少經由台灣媒體中所揭露的新聞中如此的血腥及殘忍,一般八九不離十皆由los Zetas所為。

 

  前一陣子在Reynosa南部有個小鎮叫San Fernando,連續一段時間發生了許多屠殺事件,每次都是百來具屍體,當運屍卡車在Reynosa市區呼嘯而過時,其所發出的惡臭就讓人有南京大屠殺後的驚嘆。Los Zetas有軍隊般的組織及紀律,就如同各級營連排一樣,有負責火力支援及運送的 "mañosos",有在街頭市集各地打探情報的"halcones" "ventanas",有謀劃綁架及各種策略和通訊技術研發運用的參謀單位"la direccion"。故每一次出任務總是在完整的作戰計畫下完成令政府單位措手不及,百姓恐慌。

 3  

  現階段Los Zetas的主力戰區集中在TamaulipasMatamorosReynosaNuevo laredo和經濟交通樞紐Monterrey. 幾年下來,它們幾乎控制墨西哥灣區沿海的交通運送路線,尤其對於南部州的控制保障了它們對於中南美洲運毒北上的路線。由於其專業及兇殘的暴力行為,以迫使墨西哥其他毒梟組織也紛紛仿效發展出自己的準軍事組織,尤其是來自Sinaloa幫,在和Los Zetas爭奪Veracruz的地盤時,雙方所戰線的戰力及佈防和攻堅暗殺等,並不亞於正規軍隊作戰,更甚者,他們不受日內瓦公約約束,他們通常將戰俘割頭棄屍。 通常黑道火拼僅止於黑道,但是Los Zetas卻能對政府宣戰,以強大火力攻擊政府單位及安全部隊,他們也提供其他毒梟幫派的人員訓練服務,傳授其他毒梟建立準軍事組織的戰鬥技能。

 2  

  Los Zetas並不像其他毒梟組織一樣收買賄絡政府,相反的他們是以優勢武力及殘酷的作為逼迫政府撤退而且他亦不像其他幫派組織一樣會因某些利益結盟,他們信奉軍事攻擊以優勢火力恐嚇,並且不分階級人種一律殘酷虐俘。這一兩年在Reynosa南部的一些屠殺事件是最好的證明。

1       

   不須誇張地說,他們早已是最凶狠的暴力毒梟,他們不僅能夠建立通過進入墨西哥,瓜地馬拉和尼加拉瓜的販毒路線,但最近的報告表明,他們可能通過委內瑞拉和西非也收編到歐洲的古柯鹼販運路線,代表該組織的又插手另一利潤豐厚的市場。 Los Zetas早已以更好的裝備和優於其競爭對手的訓練有素。而更令人擔憂的是,Los Zetas實際上可能擁有比警察和軍隊更優勢的武器裝備,雖政府軍隊一直部署以阻止該集團的擴張。事實上,他們的唯一真正的對手可能是Sinaloa幫毒梟,Sinaloa已經和Los Zetas前老闆GulfLa Familia結成戰略聯盟,一起努力減緩Los Zetas強大組織的崛起。

 

   近日語默有些事須在墨西哥邊境城市處理,記得大年初一那天,理應是我們歡度新年的時刻,但是當天在語默所下榻的城市卻槍聲四起,如同鞭炮聲喜報新年到,人說又是Los Zetas在橫行。人民無奈,語默還得謹慎繼續圍成公司交代的工作,但子彈不長眼,在砰砰乓乓聲中,語默盡量小心開車。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這段期間語默又去墨西哥出差,而就在上周,在語默拜訪城市Reynosa南方約莫九十公里處的San Fernando,陸續發現了一百四十五具屍體,這些屍體散佈在幾個萬人塚中,發出惡臭,幾經調查,發現屍體中有整台巴士與客被屠殺的,也有行車路過被綁架殺害的,還有一些中南美洲偷渡客等,現在被害人的背景也變多了,而不是只有毒梟等犯罪集團,現在從邊界經過該城市的公路已經被稱為死亡公路,該區也被稱為死亡之區,因就在那附近,去年也發生七十二個集體被處決的事件,故如何安全通過該區也變成各路商旅洽公所面臨的大問題。


     經一些調查,此案仍為目前最凶狠的集團 Los Zetas所為,而執行者甚至有些為警察,當然本案就像以往一些墨西哥的案子一樣,就自然不了了之,找幾個人當代罪羔羊罷了。而此州 Tamaulipas州也被稱為一個 " 完全失敗的州 ",毒梟要收錢的效率比州政府要徵稅的效率還高,語默上周就和當地州政府人員洽談一些未來要合作的事,語默想讓他們來‧但他們卻推說最近太危險了因為要捱Reynosa要經過該區,誰都不想變成活動靶,還笑說若我不怕死 ,到可以去見見他們,當然,若公司有飛機那就更好了,哎,這些人.......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在墨西哥,每一城市每年大都會有一特殊的市集表演及展覽(FERIA),此時小朋友會興奮異常,市集中有如遊樂場一般的設施,讓小朋友們頓時覺得很幸福。語默所在的城市這十一月最後兩週在市外一塊空地上起了市集,雖然事前不停有毒梟放話會在市集中引爆彈及丟手榴彈,搞的人心惶惶不已,但不畏威脅的群眾仍舉家拜訪,語默家便是其中之一。

在週六夜晚,語默全家前往市集,在車上小Joyance已經碎碎念要玩什麼哪個遊戲,在夜色下,市集中各項遊樂設施顯的明亮光輝,難得在國外夜晚如此光輝閃亮,電影情節不過如此,人潮車潮擁擠不堪,每個人有說有笑,活像過年一般,兒童們四處竄來竄去,誰會想到恐怖攻擊的威脅呢?老E當然不落人後,已全家性命為賭注,全家嘻笑上陣。

遊樂設施的彩色燈光四射,旋轉木馬閃耀不已,剛下旋轉木馬,Joyance便要騎上真馬,搖晃不定之後卻要玩碰碰車,碰的全身骨頭穌穌的硬拉他媽媽一起玩旋轉咖啡杯,語默在旁射完飛鏢喇完靶,Joyance卻要往馬戲團去,只是語默沒多大興趣,在外圍看一些當地土產,看看模仿大衛魔術的魔術表演,語默太太便去一個露天演唱會,Joyance 在另一場地玩的滿身大汗,不時的語默遇到許多朋友,大家有志一同在週末的夜晚全家共遊市集,在這個無聊城市,難得有小朋友歡笑的遊樂設施,你毒梟再囂張,也要帶著子女玩過再說,說不定也忘了帶炸彈等。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維護治安,理所應是軍警聯合為人民安全一起努力,打擊犯罪應是軍警一體的責任?但在墨西哥就有那麼誇張的事,軍隊竟臨檢起警察來了。

話說Monterrey市外一城市的警察局,昨日深夜竟來大批軍隊,這些蒙面慨鋼盔的軍人二話不說把所有警察面向牆壁,像是檢查嫌犯似的,繳了警察的武器,讓在電視機前面的老E看的目瞪口呆,怪怪,這可是嘩天下之大笑話。

這墨西哥的治安有時會誇張到令人幻想是不是在伊拉克,一個月前一隊軍人進攻毒梟巢穴,次日卻發現另一地有十顆軍人人頭平擺在公路旁,都說警察都被毒梟收買了,這墨西哥總統只好調動軍隊來維持治安,只是這陸陸續續也陣亡了不少阿兵哥,絕大部分的阿兵哥為怕自己臉曝光,均用蒙面來宴護自己執勤,就怕曝光後自己家人也就被幹掉了,因為警察及地方情治人員也是毒梟的同路人,誰都不想自己的人頭下次被擺在路邊。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最近這世界新聞老E怎麼看到處都一樣,如各國股災災情嚴重,全球股市市值急速下降,個人財富縮水,物價上漲,苦也,但是日子還是要過,但老天不賞臉,天災倒是頻傳。

光看台灣九月一週一個颱風有就罷,連墨西哥最進下雨也不止,真不知老天怎麼了,在墨西哥一些城鎮,由於普遍沒有排水道設施,近日可像是水鄉澤國,一片汪洋,還說老天不賞臉,最近的新聞也是人禍頻繁。

話說巴基斯坦首都爆炸案驚天動地,墨西哥也不煌其下,就本月應該是光輝九月,但在九月十五日夜當眾人雲集在各都市廣場高呼墨西哥萬歲同時,在Morelia市就有人在網人群中丟手榴彈,當場造成七人死亡,一百多人受傷,毒梟算是給足了政府面子,那幾天就在墨西哥州的一個停車場,大家看到了二十四具備處決的屍體,應是黑社會火拼後的結果,這些屍體故意放在大家看到的地方,讓大家知道墨西哥的黑道還是統治著相當程度的國家範圍。今年以來,墨西哥的綁架率為世界第一,連警察都下海參與綁架,這個美國後院的國家,究竟怎麼了?人們總是說「墨西哥離美國很近,但卻離上帝很遠」,老E在墨西哥混口飯吃的同時,總期盼全家平安,期盼上帝多些眷顧。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老E居住城市的治安相對上較其他墨西哥城市來說是有明顯的寧靜,以往來自一些大城市的或一些素行不良的州的朋友來訪,每每讚嘆為何此城如此寧靜?,而最明顯的就是本城接道上充次著名車,這數量之多很難和本城工商狀況有所關聯,這不是一個工商業發達的城,僅二十幾萬人且看似貧窮的小城似乎有著什麼秘密。據老E的在本地的一些朋友說,本城之所以這麼平靜,治安相對良好外,除了本城是小城外,另外就是本城居住了須多毒梟的情婦及一些眷屬。


難怪每每老E在街上,總是看到許多金髮女郎駕著賓士、BMW、藍寶肩尼及JAGUAR等名車,相較之下老E開著Xtrail就有點遜色,而那些高級車和這個城市的街景極不對稱,也或許這城的秩序是在毒梟的火力嚇阻下顯的安全與平靜,總之,老E在城中全家遊走倒也十分悠閒,不會提心吊膽,更何況以老E習慣逛街穿短褲、夾腳拖鞋的台客裝扮,在此城竟也度過十年光景。
相較於此城的悠靜(雖然氣溫極高),最近新聞就時常有關其他城市危險的報導:


一、 幾週前,美墨邊界的Juarez城發生軍隊及警方互擊、猶如美軍在伊拉克巷戰,只因雙方各稱對方的臨檢地盤是屬於自己的,兩大陣地你來我往,槍聲砲擊不停,不知當地上街買菜的家庭主婦有沒有戴鋼盔出門。


二、 美墨邊界的Laredo的警察局長是經常性的出缺,因為沒人敢當,去年至今每當有新警察局長上任,其十點宣誓就職,往往下午一點就被槍殺,搞的沒人敢當警察局長,因其就任書就像是一張處決令,一就職就剩三小時的生命。


三、 上週六,又在Juarez城,當地警察及軍隊每人均收到簡訊「Joint Us or Die!」,是當地跨國毒梟發的訊息,警告當局每一人,不加入他們就只有死路一條。


四、 前兩週,在Guerrero州,一家族在自己農莊聚會,突然一群武裝游擊隊進入攻擊,近距離槍決了十七人,警方調查方向並不是誰殺的,而是究竟這群人有沒有被殺錯?這警方顯然邏輯思考有障礙。

     通常越是電影情節,越有可能在墨西哥發生,有一年耶誕節,老E拜訪一在聯邦單位工作的朋友,當晚飯後,其提議去出去放放鞭炮,老E想大概就像台灣過年放炮一般,誰知他不知從哪個櫃子翻出一枝手槍,帶上彈夾,老E和他來到附近巷口空曠處,誰知,附近來了不少人,竟有人帶短槍,有人帶獵槍、散彈槍甚至有一人帶自動步槍M16,老E跟那位朋友說你們這是夜晚革命起義嗎?不待他回答,所有槍口指向天空,砰砰的射擊起來,之後,老E那朋友說這是早機會看看家裡的槍枝狀況是否還好,順便慶祝耶誕節。天阿!老E公司宿舍區,竟沒半枝槍械,是好是壞呢?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台灣的朋友或許會難以想像在墨西哥會存在著游擊隊,就在美國的後院竟也有如西部蠻荒社會的土匪結社,匪夷所思,老E在墨西哥有不短的時光,卻也實實在在聽聞或從新聞中得知幾股游擊隊存在及其所作所為,在治安已經算是全球倒數的狀況下,讓人開車在公路上,總會想想是否會有游擊隊衝出來打劫,不過語默所居住的州算是較平靜的,只是以往有曾經出遠門遭遇路邊武裝攔車的驚險經驗。
墨西哥的游擊隊大多是六十年代全球左傾風潮遺留下的產物,打著毛派冒進路線,在此世界皆向資本主義挺進時,他們的存在顯的有點過時,但共通點均是打這社會主義平等或帶領原住民脫離貧困等口號行搶劫綁架販毒之實,其中有幾股規模不小:
EPR(人民革命軍):
據說其創始人是一位老師,想大概是讀了一點共產主義的書或毛澤東語錄等,突發奇想糾集一些豬頭笨蛋,妄想建立共產社會,這個組織的根據地是墨西哥中南部的GUERERRO州,既然有一群人跟著,總是要有些飯錢及彈藥錢,於是就幹起綁架、嘞索及販毒的勾搭,沒事還要展現一下實力到處丟幾炸彈讓大家知道他們是存在的,去年(2007)七八月,也不知是要抗議油價上漲,還是剛好其訓練課程為爆破,在國營石油公司的幾個輸油管路上練練炸彈碰到油會怎樣等的恐怖炸彈攻擊事件,當時搞的大家緊張兮兮,電視新聞上還有他們在夜晚進軍幾個城市的鏡頭,真不知所有軍警都到哪裡去了,他們光明正大的全副武裝在街道上行走,好像該城被解放似的,而墨西哥貧富差距太大,據說加入這組織的人還不少。語默還曾經有過他們的告全國人民書,內容就是幾句口號;什麼….工農兵無產階級專政、消滅資產階級敵人、驅逐外國企業、所有企業國有化等,讀起來語默有種國共內戰是否仍進行的感覺,都什麼時代了?
EZLN(沙巴地斯塔國家解放軍):
這支游擊隊算是最有名的,因為其首領馬可仕一附戴黑頭套抽雪茄的酷樣經常出現在電視上(既然常上電視,為什麼不幹掉他?),該組織成員都是頭戴黑色蒙面頭套,僅露出雙眼及嘴巴(語默一直不解他們為什麼在墨西哥這個動不動四十度以上的氣溫下,他們能耐的住還戴頭套?耐熱力一百分),該組織是打著維護原住民權益創建社會主義社會的名義在南部CHIAPAS州四處擴散,但是好奇怪其高層人物幾乎不是原住民,而那個馬可仕更是西班牙移民的子女,有時真搞不清楚他們,這就好像是由美國人帶領台灣反攻大陸一般的可笑,而那群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原住民竟還跟著他們,但可笑歸可笑,偶而有要表現一下他們是支嚴肅的游擊隊,手癢就到處丟丟炸彈、缺點錢就綁綁架,殺一些人練練槍法等,但還好,最近還算安靜,新聞不大。


多股小集團民兵組織:比起上述兩個較大組織,還有不計其數的小股民兵,他們或依賴上面兩股,或特立獨行,隨便佔個山頭,路上架個臨檢站,就做起嘞索或綁架生意,名義上都是爭取社會平等,建立和諧社會,但往往被他們這麼一攪和,語默都覺得和諧是在家高牆內才有,他們的作為有些是殘酷的,像2003年在OXACA州一個城市,一台公車滿載工人下班回家,遇到武裝民兵,一位當天是發薪日,竟全車被槍殺,屍體就像戰場中被屠殺一樣,三十幾個生命就這麼個沒了,沒錯,人死了大家都和諧了。

  
      有一年,語默全家和同事開車去尋找金字塔,結果開錯路,天色也黑了,不知不覺進入山區,一路上沒有來車,後面也沒任何車輛,除了我們的車燈,附近無其他燈火,後來,語默看到遠方前面有火點,心裡想說終於有人居住,結果當語默車接近,竟是火把,且路上被路柵阻攔,這下子語默心慌了,這兩家人的性命…….. 忽然有一衣衫不整且手拿長槍著人走來,揮揮手要語默把車窗拉下,問我們要去哪裡,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語默就和他哈拉起來,瞎掰一番,和他稱兄道弟,誇獎他有理想,為人民努力,結果他一高興,把路柵拉起要讓我過去,車才剛過路柵,他又馬上叫停,我等嚇一跳,誰知,他過來說,他肚子餓了,語默小寶貝手上的蘋果能不能給他,天阿,語默連車上未吃的蘋果都給他了,只求趕快過路……


    墨西哥,算是語默的第二故鄉,但是卻不能用台灣的邏輯看墨西哥,如游擊隊,以民粹之名行殺人放火之實,怪哉!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最近天氣變化多端,明明前一天氣溫超過四十幾度,天空高掛著火紅太陽,第二天卻溫度劇降,天空陰霾一片,語默算是老墨西哥了,但面對此天氣的變化,畢竟身子變的不聽話了,也變的忽冷忽熱-----感冒了,本想說一個小感冒隨便吃吃藥變罷,誰知竟愈演愈嚴重,語默彷彿老了十歲,併發扁桃腺炎,連吞吃喝都困難,這總算讓語默決定去就醫,但一陣冷熱,語默的工作精神全沒了。
在墨西哥這國家就醫是一件困難和漫長的事,明明在台灣能三五天醫好的小感冒,都能夠給你搞上一個月,凡是慢慢來,因此語默事實上很排斥在墨西哥就醫,當然在墨西哥要享有稍微好一點的醫療品質,那是有錢人的權利,語默這一個感冒扁桃腺炎看下來,連驗血費,竟超過三百五十塊美金,老天!上萬台幣就此獻給醫生及藥局,但語默的病情似乎還是時好時壞,直到驗血後第五天拿到驗血報告(連驗血速度都慢,要是一般重症等到有化驗結果,很可能病人的告別式都結束了!),醫生才發現語默染上了一種流行性感冒並帶有默塞拉菌,須吃好一段時間的某種抗生素,是感冒時間太久所致(廢話,又被醫生檢查老半天又等化驗,當然一星期一下子又過去,怎會不拖久?),語默這才漸漸好轉,但語默卻也被打針打怕了。
三四百塊美金看一個感冒,若是一般收入的百姓,又有哪個有膽敢生病?不禁想起懷念台灣的健保制度,那真是百姓就醫的天堂,語默的醫藥費還好由公司補助,不然,多生幾次病,我看連小朋友上學的錢都繳不出來了,對任何事語默總心懷感恩,心懷慶幸但也同情一般窮墨西哥人,在這一個國家中,存在著兩個世界---有錢人與窮人,各有各的生活方式,語默因工作的關係,同這兩個世界的人均有接觸,語默將會慢慢將與其交往的感觸寫出,其實從小語默一直思考著社會公平正義的問題,什麼是正義?什麼是公平?在墨西哥沒有答案,在台灣呢?語默效了。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