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問墨西哥有些什麼特別的?其實語默也答不太出來,除了前一陣子轟動一時的豬流感事件外,墨西哥在一般人的眼中,就是美國的窮鄰居,除了綁架率世界第一外,毒梟整天打打殺殺,貧富不均極為嚴重,每餐食物必配可樂,一般男人就是聊天打屁玩女人,教養小孩的則人都交給了女人,拉丁美洲的不進步都是這麼來的,而語默今天要說的卻是另類的墨西哥,雖說另類,但是在墨西哥卻是相當普遍的,那就是………巫術。

什麼?墨西哥有巫術?許多朋友不相信這離美國這麼近的國家竟有非現代的的東西存在,其實,它不但存在,而且還很普遍,而近年來,有越來越普遍流行的趨勢。在一般中下階層及政治候選人中使用極多。當然,信不信在人心,然而,語默的一些朋友甚至語默親眼看到,讓人不驚和海地巫毒及東南亞的降頭術聯想在一起,只是看起來做法簡單多了。但是害人或治病等卻不惶相讓,其融合了印地安的傳統及歐洲吉普賽巫術而成。

當年小少爺還在強褓之中時,一日從某個山區回來,小少爺就一直哭鬧不停,以語默在台灣的經驗,小孩子可能受驚了,可能有什麼不潔的東西影響到小孩,需要收驚才可以,但是我們人在墨西哥,總不像台灣有寺廟可以收驚做法一下吧,於是太太R透過一位朋友介紹到一位老太太家,那位老太太就是所謂的女巫 (BRUJA),據她自己的說法她是 治療者 (CURADORA),也就是白女巫 ( BRUJA BLANCA ),那是不會害人的,只幫你通通靈,去去附在身上不乾淨的東西。我們被帶入一間房間,就像電影節一樣,裡邊有許多蠟燭,有許多相片,更有許多植物 (應該說是各種不同的花草 ),讓小朋友躺在一床上,週遭有許多花草,就像恐怖電影一樣,好像中世紀女巫做法一樣,口中念念有詞,手上拿著一把花草,配上不知是什麼東西的煙霧,對著小孩從上到下繞過幾回,語默可是心著急極了,有點後會把小孩帶來,萬一真弄出了個什麼出神的事,那不完蛋了嗎?但只見那女巫轉過身對語默說可以把小孩帶回家了,隨意給了幾個錢老E全家急忙回家,說也奇怪,小孩從此就恢復正常,當晚睡的安穩,之後也就再沒有離譜不安的哭鬧,那是墨西哥式的收驚經驗。


還好語默遇到的是白女巫,在墨西哥更多的是黑女巫或是黑巫師。若你要加害於某仇人或是想要得到某個人的心,均可求於黑巫師,他們使用黑魔法 (BRUJERIA NEGRA ) 來達成,其通常使用被害人的衣物或相片及毛髮等加以施加咒語及法術等,使被害人神志模糊達到一個可被人控制的境地,語默的一位墨西哥好朋友其太太就曾被施與這樣的黑魔法,最後還是去找白巫師才解決這個問題。

語默的那個朋友的太太是個極傳統的墨西哥女人,雖然長的不漂亮但卻極端保守,一點都不像現代墨西哥一般女人,把語默那朋友全家上下照顧的好好的,當然她也是語默夫人的好朋友之一,其談吐高尚,算是個受過教育的墨西哥女人。話說今年年初,正當語默為工廠忙的不可開交時,那朋友來找語默了,說她太太自從耶誕節回娘家後,似乎性情轉變的很大,感覺上似乎有意和其疏離,因此語默那位朋友很咀喪,想邀語默去喝酒。語默只好當他的聽眾。事情是這樣的:他太太住在蠻遠的的南部一州CAMPECHE,每一年他均會陪太太回娘家度過耶誕節及新年假期,湊巧去年底有些事他無法去便讓他太太單獨回娘家了,兩個星期過去,他太太回來,但談吐及性格都變了,變的他好像不認識,但又卻確實是他的太太,連碰都不讓他碰一下,有時還會跟他說乾脆分手好了,他一直很苦悶,語默笑著說 「 該不會你老婆中邪了吧?」 他說不太可能,好歹也受過教育,那似乎是不可能的事。 語默只能安慰他不要想太多,就這樣又過一個月,有一天遇到他,他說他太太越來越遭,連一些粗俗及下流如男女之間的情慾的話都說了,但語默自己家庭也是顧的拉三拉四的,實在沒有心情去管那似乎不可能的事,也就不理他,有一天,他來電告問語默要不要跟他去看一位你女巫?語默半信半疑就和朋友一起去,神奇的事就來了。

那又是一位年紀極大的老太太,我們一進門,她就對著那說:「你是為你太太的事來的吧」,我們進去一間昏暗但有蠟燭的房間,桌上幾個蠟燭,一盆白色粉末,她說:「你太太今年回CAMPECHE是錯的,有人施了黑魔法」,語默問她你怎麼知道,她說「她在CAMPECHE家附近有人對她感到忌妒,而她又嫁個好先生,所以有人去找黑巫師做法要摧燬她的婚姻」,語默那朋友直說不可能,這世界上還真有這種事?老太太說「虧你還是墨西哥人,不要以為你受了教育,就忘記墨西哥原有存在的東西,你太太在她家時,參加了一個社區性的聚會,有人在她的參盤裡做了些手腳,放些粉末,買通她親戚,在她的床底下放了些白粉末,讓她睡不著,讓她頭痛,讓她身體虛弱,最後思想受制於人」,語默感覺上像是在神怪片一樣,語默朋友便問到「那你怎麼知道?」老太太笑笑,眼睛閉著說「那就是我和你不一樣的地方,我有這能力可以讀到,其實你太太也已被強暴了,她的靈魂已被污染了」,老太太更直指她太太故鄉那個人要讓其婚姻摧毀,並說「我是治療者,我要會幫你清除你太太身上的巫術的,但是切記位來你們之間一定要堅強,要有愛才行」,語默朋友雖然不信,但卻也答應女巫做法,那是許多手式及花草及一顆水晶球和蠟燭的儀式,像極了電影中的吉普賽人施魔法,搞的語默這旁觀者都昏昏欲睡。

今年四月,語默要離開墨西哥,全家和那朋友家聚餐道別,她太太看來和以前沒有兩樣,一樣談吐高雅,看似一位極保守的女士,朋友說從那天字女巫處回家後,她太太馬上又變回來一樣,似乎忘記了她曾經說過一些粗俗及骯髒的話,但又似乎知道先前她身體思想似乎被什麼東西控制住一樣,有些話及舉動有有些許的記得,席間,她太太便痛哭,直說為什麼我會被控制住?但是問她現在感覺如何,她回答道從沒有像現在那麼愛她老公,她感受到許多的愛,感謝上帝!

有些事若非親眼聽到看到,實在是很難相信,而在墨西哥,存在的某些神秘的巫術,卻讓語默大開眼界,雖說神秘,但在墨西哥卻是普遍的,信不信隨人,當親眼所見時,那是…..天啊,有個老美曾寫了個報導,裡面提到:在墨西哥街頭遇到老太太要有禮貌,千萬不可惹毛了她,萬一…………. 哪天你的思想性格甚至身體都生病了………。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