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老E居住城市的治安相對上較其他墨西哥城市來說是有明顯的寧靜,以往來自一些大城市的或一些素行不良的州的朋友來訪,每每讚嘆為何此城如此寧靜?,而最明顯的就是本城接道上充次著名車,這數量之多很難和本城工商狀況有所關聯,這不是一個工商業發達的城,僅二十幾萬人且看似貧窮的小城似乎有著什麼秘密。據老E的在本地的一些朋友說,本城之所以這麼平靜,治安相對良好外,除了本城是小城外,另外就是本城居住了須多毒梟的情婦及一些眷屬。


難怪每每老E在街上,總是看到許多金髮女郎駕著賓士、BMW、藍寶肩尼及JAGUAR等名車,相較之下老E開著Xtrail就有點遜色,而那些高級車和這個城市的街景極不對稱,也或許這城的秩序是在毒梟的火力嚇阻下顯的安全與平靜,總之,老E在城中全家遊走倒也十分悠閒,不會提心吊膽,更何況以老E習慣逛街穿短褲、夾腳拖鞋的台客裝扮,在此城竟也度過十年光景。
相較於此城的悠靜(雖然氣溫極高),最近新聞就時常有關其他城市危險的報導:


一、 幾週前,美墨邊界的Juarez城發生軍隊及警方互擊、猶如美軍在伊拉克巷戰,只因雙方各稱對方的臨檢地盤是屬於自己的,兩大陣地你來我往,槍聲砲擊不停,不知當地上街買菜的家庭主婦有沒有戴鋼盔出門。


二、 美墨邊界的Laredo的警察局長是經常性的出缺,因為沒人敢當,去年至今每當有新警察局長上任,其十點宣誓就職,往往下午一點就被槍殺,搞的沒人敢當警察局長,因其就任書就像是一張處決令,一就職就剩三小時的生命。


三、 上週六,又在Juarez城,當地警察及軍隊每人均收到簡訊「Joint Us or Die!」,是當地跨國毒梟發的訊息,警告當局每一人,不加入他們就只有死路一條。


四、 前兩週,在Guerrero州,一家族在自己農莊聚會,突然一群武裝游擊隊進入攻擊,近距離槍決了十七人,警方調查方向並不是誰殺的,而是究竟這群人有沒有被殺錯?這警方顯然邏輯思考有障礙。

     通常越是電影情節,越有可能在墨西哥發生,有一年耶誕節,老E拜訪一在聯邦單位工作的朋友,當晚飯後,其提議去出去放放鞭炮,老E想大概就像台灣過年放炮一般,誰知他不知從哪個櫃子翻出一枝手槍,帶上彈夾,老E和他來到附近巷口空曠處,誰知,附近來了不少人,竟有人帶短槍,有人帶獵槍、散彈槍甚至有一人帶自動步槍M16,老E跟那位朋友說你們這是夜晚革命起義嗎?不待他回答,所有槍口指向天空,砰砰的射擊起來,之後,老E那朋友說這是早機會看看家裡的槍枝狀況是否還好,順便慶祝耶誕節。天阿!老E公司宿舍區,竟沒半枝槍械,是好是壞呢?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年老E在台灣時經常聽見人們喊著中民國萬萬稅,老E旅墨多年,因工作因素,卻也體認到什麼是萬萬稅,在墨西哥,什麼事都能由不可能變 可能,且出乎老E邏輯之外,尤其是稅法,三年五年亂變一通,搞的人仰馬翻,於是老E就經常有功課,挑燈讀墨西哥稅法是件痛苦的事,因為連政府公報的邏輯都怪怪的,幾年下來,老E的西文能力硬是給拉起來,只是,只要在墨西哥多待一天,就會有新稅法出來,而這些稅法的名目不是台灣的朋友所能想像的。


    薪資稅:企業除支付薪資給員工外,另要繳交該薪資一定百分比的稅金給市政府或州政府,代表意義好像「我的子民替你工作,你則每月要付我佣金」,政府是勞務仲介機構嗎?


    政府補助金:這政府補助金是政府補助給企業的?錯!這是政府所謂的負所得稅,是給廣大勞動人民同志的,就是說,一般我們都知道企業有義務替員工代扣其所得稅,年底再開扣繳憑單員工,那個概念是正所得稅,即員工薪資到一定程度,就有義務繳交所得稅,而負所得稅即是員工薪資低於一定程度,政府要補助給員工的,有點劫富濟貧的意味,但是,這種名義上公司幫政府補助給員工的名目,事後政府卻不會還給公司,等於就是硬要企業幫政府負擔政府的支出,好個劫富濟貧。


    資產稅:持有資產是一種罪過?不,但因為你持有資產,政府就知道你還是有一些錢可剝削的,故不管你的資產是機器、房子還是現金,抱歉,你得讓政府分享你擁有資產財富得樂趣。但這稅在今年起不實施了,而代之而起的就是單一稅。


    單一稅:簡單的說這就是現金收入減現金支出的差額要繳交17.5%的稅金,但是不包刮你付給員工的薪水及部分社會保險,反正現金進出,有點利頭政府就要與你共享,這才是親民政府。


    現金存款稅:這個天下第一大奇稅,就是當你想要儲蓄,以現金存入銀行超過兩萬五墨幣(大概七萬五台幣)時,超過的部分要課存款稅,誰叫你有錢及儲蓄的想法,政府當然要好好收點存款在墨西哥的保管費,而且儲蓄這觀念有違我墨西哥民風,當然政府要糾正糾正,但政府的名義是,有現金放到金融機構就有洗錢的可能,老天,要真正洗錢,會自己抱現金存到銀行嗎?


所謂萬萬稅,老墨政府從不落人後,只是促進經濟了嗎?人民均富平等了嗎?防止洗錢了嗎?這似乎只是個夢想中的神話。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墨西哥是個移民國家,早期從歐洲移來的白人(主要是西班牙人)在數百年中和印地安人融合混血形成麥士帝索人,語默的老婆就是屬此人種,而漸漸的再二十世紀初及中葉,就有從中東移來的阿拉伯人,而這其中數量最大的就是來自黎巴嫩,由於語默因工作需要而參與在公司所在城市的商會活動,會中企業家最大族群就是黎巴嫩人。在和他們聚會性的交談中,老E逐漸了解到他們的歷史及在墨西哥的狀況。


他們於1920年代來到墨西哥,大多數是黎巴嫩及敘利亞的基督徒,而這些人的先祖,那就是兩千多年前縱恆地中海的肥尼基人,也或許是血液中有商業經營的基因或是傳統家庭團結的相互扶持,幾年內,在墨西哥市中心區的服裝店及紡織廠竟都是他們的天下,而前一陣子世界首富卡洛斯.史林,就是當初黎巴嫩移民的後裔,而重視商業經營的傳統仍繼續流傳下來,據估計全墨西哥大概有超過四十萬的黎巴嫩人,去年(2007)黎巴嫩遭以色列攻擊,當地有些黎巴嫩裔墨西哥僑民,墨西哥政府還打算派船接運他們出來。


語默一開始和他們往來時,總會不經意的開玩笑說你們這些阿拉伯人,會不會跟恐怖份子有關聯,然而他們會立即很嚴肅的跟語默說:「我是黎巴嫩人也是墨西哥人,我的西班牙文比你好,我不是回教徒,除我的祖先,現在我們在墨西哥極少數會說阿拉伯語。」語默立即閉嘴,連忙對這種失禮的舉動抱歉,語默有時開玩笑很白目。


本地的商業活動有很多都是黎巴嫩人在經營的,他們和猶太人一樣恨注重在家庭傳統,親屬之間的互相扶持語勤奮工作造就商業活動的成功,在本市中,他們彷彿才是主流社會,當然,要打入他們的圈子是很困難的事,雖然他們一直經營商業,但最近幾年也漸漸涉入政治,因為有權才有錢,而有錢與沒錢總是要區別,因此他們的子女都上私立學校,語默的小少爺就有一些同學是黎巴嫩人,語默家人逛街,也逛的幾乎都是他們的商店。


與他們的祖國比較起來,他們是非常富裕與安定,當語默問他們對黎巴嫩的戰亂與凋閉有何看法,他們幾乎都說非常遺憾黎巴嫩會變成這樣,但是他們生長在墨西哥,以有自己的生活型態與方式,墨西哥是他們的國家。就像語默一樣,既是台灣人也是墨西哥人,生活,遠遠重要於政治,但是,當台灣有事時,墨西哥政府會派機接語默嗎?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台灣的朋友或許會難以想像在墨西哥會存在著游擊隊,就在美國的後院竟也有如西部蠻荒社會的土匪結社,匪夷所思,老E在墨西哥有不短的時光,卻也實實在在聽聞或從新聞中得知幾股游擊隊存在及其所作所為,在治安已經算是全球倒數的狀況下,讓人開車在公路上,總會想想是否會有游擊隊衝出來打劫,不過語默所居住的州算是較平靜的,只是以往有曾經出遠門遭遇路邊武裝攔車的驚險經驗。
墨西哥的游擊隊大多是六十年代全球左傾風潮遺留下的產物,打著毛派冒進路線,在此世界皆向資本主義挺進時,他們的存在顯的有點過時,但共通點均是打這社會主義平等或帶領原住民脫離貧困等口號行搶劫綁架販毒之實,其中有幾股規模不小:
EPR(人民革命軍):
據說其創始人是一位老師,想大概是讀了一點共產主義的書或毛澤東語錄等,突發奇想糾集一些豬頭笨蛋,妄想建立共產社會,這個組織的根據地是墨西哥中南部的GUERERRO州,既然有一群人跟著,總是要有些飯錢及彈藥錢,於是就幹起綁架、嘞索及販毒的勾搭,沒事還要展現一下實力到處丟幾炸彈讓大家知道他們是存在的,去年(2007)七八月,也不知是要抗議油價上漲,還是剛好其訓練課程為爆破,在國營石油公司的幾個輸油管路上練練炸彈碰到油會怎樣等的恐怖炸彈攻擊事件,當時搞的大家緊張兮兮,電視新聞上還有他們在夜晚進軍幾個城市的鏡頭,真不知所有軍警都到哪裡去了,他們光明正大的全副武裝在街道上行走,好像該城被解放似的,而墨西哥貧富差距太大,據說加入這組織的人還不少。語默還曾經有過他們的告全國人民書,內容就是幾句口號;什麼….工農兵無產階級專政、消滅資產階級敵人、驅逐外國企業、所有企業國有化等,讀起來語默有種國共內戰是否仍進行的感覺,都什麼時代了?
EZLN(沙巴地斯塔國家解放軍):
這支游擊隊算是最有名的,因為其首領馬可仕一附戴黑頭套抽雪茄的酷樣經常出現在電視上(既然常上電視,為什麼不幹掉他?),該組織成員都是頭戴黑色蒙面頭套,僅露出雙眼及嘴巴(語默一直不解他們為什麼在墨西哥這個動不動四十度以上的氣溫下,他們能耐的住還戴頭套?耐熱力一百分),該組織是打著維護原住民權益創建社會主義社會的名義在南部CHIAPAS州四處擴散,但是好奇怪其高層人物幾乎不是原住民,而那個馬可仕更是西班牙移民的子女,有時真搞不清楚他們,這就好像是由美國人帶領台灣反攻大陸一般的可笑,而那群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原住民竟還跟著他們,但可笑歸可笑,偶而有要表現一下他們是支嚴肅的游擊隊,手癢就到處丟丟炸彈、缺點錢就綁綁架,殺一些人練練槍法等,但還好,最近還算安靜,新聞不大。


多股小集團民兵組織:比起上述兩個較大組織,還有不計其數的小股民兵,他們或依賴上面兩股,或特立獨行,隨便佔個山頭,路上架個臨檢站,就做起嘞索或綁架生意,名義上都是爭取社會平等,建立和諧社會,但往往被他們這麼一攪和,語默都覺得和諧是在家高牆內才有,他們的作為有些是殘酷的,像2003年在OXACA州一個城市,一台公車滿載工人下班回家,遇到武裝民兵,一位當天是發薪日,竟全車被槍殺,屍體就像戰場中被屠殺一樣,三十幾個生命就這麼個沒了,沒錯,人死了大家都和諧了。

  
      有一年,語默全家和同事開車去尋找金字塔,結果開錯路,天色也黑了,不知不覺進入山區,一路上沒有來車,後面也沒任何車輛,除了我們的車燈,附近無其他燈火,後來,語默看到遠方前面有火點,心裡想說終於有人居住,結果當語默車接近,竟是火把,且路上被路柵阻攔,這下子語默心慌了,這兩家人的性命…….. 忽然有一衣衫不整且手拿長槍著人走來,揮揮手要語默把車窗拉下,問我們要去哪裡,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語默就和他哈拉起來,瞎掰一番,和他稱兄道弟,誇獎他有理想,為人民努力,結果他一高興,把路柵拉起要讓我過去,車才剛過路柵,他又馬上叫停,我等嚇一跳,誰知,他過來說,他肚子餓了,語默小寶貝手上的蘋果能不能給他,天阿,語默連車上未吃的蘋果都給他了,只求趕快過路……


    墨西哥,算是語默的第二故鄉,但是卻不能用台灣的邏輯看墨西哥,如游擊隊,以民粹之名行殺人放火之實,怪哉!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在老E未到這家公司的墨西哥廠區工作之前,並沒真正見識過所謂工會是什麼?當將進九年前老E從台灣公司到墨西哥場報到時,所迎接老E的竟是罷工,而理由竟是公司所提供的衛生紙太短,工人們在地區工會的煽動下罷工數小時。 而後有次因員工紅利發放過低而引起罷工,也造成停產三天,一般來說,地區工會控制著該地區所工廠的工會,亦即他們是工頭中的工頭,有好久的一段時間,老E所在的廠區,均由所謂CTM(墨西哥勞工會議)主導控管,好像表面上他們是為爭取員工權益,替勞工與公司協調,實際上就是跟公司要要油水,給點錢,不然鬧事,就像地痞流氓一樣,收點保護費,這一給一收也就有好一段時間算平穩無事,直到2007年初………


    話說老E公司的產業在墨西哥法律上應屬聯邦管轄,但是當時公司設廠時評估工作未做好,就勞工歸屬及工會事務方面隨便向地方勞工調節委員會登記了事,事隔多年,聯邦勞工協調委員會也未檢查到公司是否符合法規,在此時,工廠一位工會代表為爭取更大權力,亦即想跟地區CTM的頭頭分錢,竟到墨西哥市聯邦調解委員會登記並加入CROC(工農革命組織),對公司提出訴訟及要求公司跟CROC簽定集體合約,老E為此事也往來墨西哥市幾次,但是就是沒有妥協的時候,最後又罷工了兩天,並舉行員工公投,最後CROC大勝CTM取得工廠勞工主導權,我們不得不和CROC談判。 當初CTM就像地方小地痞,談判集體合約倒是隨便灑幾個錢便了事,而這個CROC卻是向有組織的智慧型犯罪集團,其集團內有專業律師、會計師等,常從法律觀點上讓公司有難以處事,當然其為工農朋友爭福利的背後,仍不脫其恐嚇勒索的本質,總是要公司付出比以往更多的金錢財能了事,其借法律而以為民服務為幌子來斂財,本質上這些上流流氓並不在乎基層員工,他們只是工具,這倒是讓老E眼界大開。


    漸漸著,我們也慢慢的尋找出和CROC相處之道,但其實雙方之間攻防是激烈的,由於老E的工作性質所致,老E必須經常性的和其保持聯繫,而其也有事沒事的扣老E,有回在和該工會頭子聊天時,老E對其狀似收保護費的行徑表示不滿,只見他悠然說道:「一般經營公司,一定會有勞工律師、會計師及公證律師等專業人員為公司提供服務,而在墨西哥,則增加工會,有組織的工會提供公司服務,照顧勞工,替公司疏通勞工問題,所以這是一種專業,那公司更應該支付像律師會計師一樣的公費,我們就像律師事務所一樣,為公司經營者所不能少。」 連搞工會也是一種專業?那是不是各種幫派犯罪集團也是一種專業?一般夜市小攤販所支付給地痞的保護費是不是也算支付專業人士的服務費?真匪夷所思,不勞而獲的專業?而老E還要和他們纏鬥,工會?明正言順的黑社會?老E不解。

語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